Site Loading

Warning: sprintf(): Too few arguments in /www/wwwroot/wankaiyang.com/wp-content/themes/ecommerce-prime/inc/breadcrumbs.php on line 252

巫马行小说《我凭什么不能做游戏》完结,创新的狭隘终沦为腾讯游戏复刻

曾几何时开始,游戏文沦为网络游戏的衍生品?为何如今写游戏文都局限在电竞领域?为何写游戏领域小说都以越过腾讯这座大山?今天笔者就已巫马行小说《我凭什么不能做游戏》为例,剖析游戏文的种种现状。

何时开始,游戏文沦为网络游戏的衍生品?这大概就要以《全职高手》为节点加以分析。《全职高手》之前,游戏文以构建网络虚拟世界,体验虚拟世界为核心创作副本剧情,有一个较为完整的世界架构。《全职高手》之后,电竞成为游戏文的核心,而当与英雄联盟引领的电竞风潮相遇,两者结合。游戏文败与具有完整体系的游戏电竞,此时,游戏文成为网络游戏的衍生品,小说建立在电竞选手上。

同样的在巫马行小说《我凭什么不能做游戏》中,也难逃电竞魔咒的驱使。小说《我凭什么不能做游戏》,作者:巫马行。小说主要是从企业家的角度去制作游戏。而为何游戏文如今都局限在电竞领域?在小说中,主角依仗玩游戏获得红包的心理创作出《沙漠自行车》。本身是一个躲避障碍物的游戏,却能在小说中变成了电子竞技。

但实际上是主角创作游戏的成功并非依赖于电子竞技。主角创作的第一款游戏《沙漠自行车》,或是后续的几款游戏《狂扁草泥马》、《攻略之神》、《暴力机车》等,能流行一举成为现象级的游戏,除开主角的炒作外,最核心的还是玩法,可玩性高。然而回归到是现实中,我们却看到电子竞技重要性被无限放大“仿佛另一道光……他玩的游戏,就是电子竞技”。无论绝地求生、英雄联盟、永劫无间或是其他游戏也好,都在强调电子竞技,推出段位、积分机制,围绕着电竞这一玩法进行,玩家沉迷不断攀爬的段位中,而忽视游戏的本质——可玩性。而在这种风潮之下,游戏文中主角如何不争高低,局限在电子竞技领域就不足为奇了!

而为何写游戏领域小说都以越过腾讯这座大山?怎么一个观点不知你们赞不赞成,游戏是一种符号。在游戏中,出现某个词,我们就能联想到某些隐含义。例如“鼠标”——“三亿鼠标的枪战梦想”——“穿越火线”,这就是植入我们脑海中符号。就如在《我凭什么不能做游戏》中,主角要创作游戏依赖于作者的思维,而当要创作新的游戏是,就不可以避免的联想到其他游戏,借用其玩法。小说中的赛车游戏类同《QQ飞车》、《跑跑卡丁车》,舞蹈游戏类同《QQ炫舞》、《劲舞团》,模拟游戏类同《模拟人生》、《流浪者模拟器》等等,这些先入为主的观念,在我们玩游戏时以植入在潜意识中。而坐拥大片游戏市场的腾讯,在构建游戏小说时,在急速码字时,不知不觉中将潜意识变成文字,最后小说成“腾讯游戏帝国”的复刻,如何能越过这座大山。

在小说《我凭什么不能做游戏》的结尾,主角尝试以能锻炼身体的游戏的方式切入AR技术,构建真实的电竞体验,身体操纵角色与虚拟人物角斗,。我们可以猜想AR终极之路就是虚拟头盔,也就是反复如今较为火热的“元宇宙”。哎,不禁想笑,远古时代游戏文的设定“元宇宙”,在意识链接技术没有突破的情况下,竟成为游戏未来的发展趋势,也变成游戏文未来的趋势,而这种概念却早已被游戏小说写烂了,时隔多年游戏小说又回到原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